專題文章

崇智人文經典文化講座心得分享

389
次閱讀

不論時代如何演進,不論世界任何一種文化,只要是文明制度的誕生,至始至終都脫離不了教育。一般我們想到教育就直覺想到學校。但是教育並不單單侷限於學校,我們從出生開始眼見一切事物都是教育的開始。經歷生活、家庭、社會、的影響形成個人的特質,任何一件微小的事物都足以啟發我們。舉例來說:像是一顆果!很慶幸的是我們出生在台灣,因為台灣在這方面幫我們保留很多珍貴經典,我們不用特別尋求國外的蒙特梭利,或是,華德福。我們本身就有傳頌百年甚至千年的教育範本可追尋。

251201205_370576418194688_1564481851502756124_n.jpg


有個創新的想法,以良善為本循序發展,可以做到小有名聲,但不足以感動 大眾。能用賢能者為團隊,思慮周遠,雖能感動群眾,但仍然不足以教化人民。 君子如果要教化人民(或說君子的能力),造成良好的社會風俗影響,一定要從教 育入手。就算是質地美好的玉,如果不經過琢磨,也不可能成為有用的器皿;人 雖然自稱是萬物之靈,如果不肯學習,也不會明白做人處世的真正意義。所以古 時候的君主,建設國家,管理人民,都是以教育為最優先、最重要的工作。《尚 書·兌命篇》說:治國的核心念頭都是人民的教育與學習,就是這個意思。​

雖然有好菜擺在那裡,如果不吃,也不能知道它的美味;雖然有至善的心法 義理,如果不去學習,也不可能知道它的美好可貴。所以說:學習過後才知道自 己的不足之處,教人之後才發現自己的未盡通達。知道不足,就會開始反省,努 力向學。知道不盡通達,才能自我惕勵,發奮圖強。所以說:教與學相輔相成、 一體兩面。《尚書·兌命篇》說:教別人能夠收到一半學習的效果,彼此互進,就 是這個意思。​

古時候(三代)教育的場所,在家的層級較「私塾」,鄉里五百戶層級則叫做 「庠」(五百家為黨),超過一萬戶以上則設「序」(一萬兩千五百家為遂),國立 層級就叫做「太學」了。每年都有新生入學,隔年考試一次。入學一年之後,考 經文的句讀,辨別志向所趨;三年考察學生是否尊重專注於學業,樂於與人群相 處;五年考察學生是否博學篤行,親近師長;七年時考察學生在學術上是否有獨 到的見解,及對朋友的選擇,這時候可以稱之為小成。九年時知識通達,能夠觸 類旁通,遇事不惑而且不違背師訓,就可以稱之為大成。這時候才能夠教化人民,移風易俗,然後附近的人都心悅誠服,遠方的人也都來歸附。這是整個教育大的 方向與次第。古書說:連螞蟻都時時學習如何銜泥,然後才能成大垤,也就是這 個意思。


真正教育開始的時候,學生都穿著禮服,必備祭禮祭先聖先師,表示尊師重 道。接著,先練習《詩·小雅》中《鹿鳴》、《四牡》、《皇皇者華》三首詩歌,勸 勉學生以蒞官事上之道學習;然後,擊鼓召集學生,正式打開書篋(書包),希 望學生以謙遜恭謹的態度開始。所謂夏楚(教鞭)是用來警惕鞭策學生,收到整 肅威儀的效果。夏天的大祭(天子祭天)未到前,天子、諸侯不急著到學校去視 察,為的是讓學生有充足的時間適應、準備。但教師卻要時時觀察學生,先不輕 易發言,等適當的時候再加以指導,這是要使學生自動自發(《論語·述而》:不 憤不啟,不悱不發)。至於年幼的學生,只聽講而不能亂發問,是因為學習要按 照進度順序(次第)進行。這七項是教學的核心精神,非常重要。古書說:凡學 習做官、領導人民,先學習管理事情,要作一個讀書人先學習立志。就是這個意 思。​

另外,教育的施行是講究方法的,是順著時序而教的,如春秋教禮樂,冬夏 教詩書,所教授的都有應時的常態科目。學生下課及放假的時候,也都有指定的 研究課業。學習當然也要有方法,如果不從「操、縵」這些小曲學起,指法不純 熟,琴、瑟就彈不好;不從通曉鳥獸草木,天時人事學會譬喻,詩就作不好;不 學會灑掃應對,禮節就行不恰當,對於六藝等技藝沒有興致,就提不起學習的興 趣。所以君子在學習方面,要根本在心(學習動機),適當表現在外,不論休息或 游樂的時候,都念念不忘,能夠這樣,才能安於學習,親近師長,與同學相處融 洽而能奉持自己所學。做到這點,就算將來離開了同學師長,也不會背棄基本原 理。《尚書·兌命篇》說:恭敬謙遜,努力不倦,如此修行便能成功。就是這個意思。​

現今之教人的老師,嘴巴雖然念著書本,心裡其實並未真正通達。常常故意 找些難題來刁難學生,講一些枯燥無味的名物制度,讓人聽不懂;但求教得越多 越好,不管學生明不明白。而且教人時沒有一點誠意,又不衡量學生的程度與學 習能力;對學生的教導違反情理,對學生的求助也置之不理。如此一來,學生愈 來愈厭惡學習甚至憎惡師長,以學習為難為苦,而不明白學習的快樂與好處。雖 然課業勉強讀完了,也很快就忘得一乾二凈。教育之所以不能成功,原因就在此。​

學習大學問的教育方法,首先在一切壞念頭未發生之前,用禮(理)來教育與 約束禁止,這是預備、防備的意思(防患於未然)。當學生可以教誨的時候才加 以教導,就叫做合乎時宜。依據學生的程度,不跨越該學習的進度,不超出其能 力來教導,就叫做循序漸進。使學生互相觀摩而學習他人的長處,就叫做切磋琢 磨。這四種教學方法,是教育之所以興盛的原因。邪惡的念頭已經發生,然後再 來禁止,因為錯誤的觀念、習慣根深蒂固,教育亦難有作為。適當的學習時期過 了才去學,雖然努力苦學,也難有成就。東學一點、西學一些,卻不按照進度學 習,只是使頭腦混亂毫無條理而已。沒有同學在一起研討,切磋琢磨,便落得孤 單落寞而少見聞(友直友諒亦須友多聞)。結交不正當的朋友,容易遺忘師長教誨, 養成不良的(生活)習慣,就荒廢學業。這六項,是導致教育失敗的原因。​

君子已經知道教育因何興盛與衰落的道理,基本上就可以為人師表了。所以 君子做教化工作是善於比喻,讓人容易明白道理。只需從旁加以引導,而不去強 迫別人服從;對待學生嚴格,但並不抑制其個性;不斷加以啟發,而不將結論直 接和盤托出。因為只引導而不強迫,所以使學習的人更容易親近。因為教師嚴格 而不壓抑,所以學生能夠自由發揮,得以充分自主發展。因為只加啟發而不是直 接說出答案,學生便能自己思考(培養獨立思考的能力)。使人親近又能自動思 考,這才是善於比喻的訣竅了。​

學生通常有四種易犯毛病,教導的老師也一定要知道:人在學習的時候,或 有貪多而不求甚解的毛病,或有得少為足的毛病(知道一些就滿足了),或有認 為太容易,生起輕忽,不認真學習的毛病,或有自我設限,不求進步的毛病。這 四種心理都不相同,必須先了解這些心理動機,才知道怎樣挽救這些缺失。教育 的目的,就是要培養、增長優點而改善缺失的。善於唱歌者,能使人沈醉在歌聲 中流連不忘。善於教學的人,能使人明白自己的志向進而努力不懈、自我實現。 教學的言語要簡要而通暢,含蓄但允當,即使少用比喻也容易明白,這樣就可算 是能使人明白學習內容,進而自主學習了。​

君子知道求學深淺難易與順序,對於學習者個人的特性差異都能了解,然後 方能因材施教。能廣泛地善用生動的比喻,才有能力作老師;能夠作好老師,才 能做好官長;能做好官長,才能作好領袖。所以能作一個好老師,就是學作領袖 的開始。所以,選擇老師不可以不謹慎。古書說:三王(伏羲、神農、黃帝)四 代(虞夏商周)對老師的選擇都很慎重,也就是這個意思。​

求學的道理,尊敬老師是最難做到的。老師受到尊敬,然後真理學問才會受 到敬重。真理學問受到尊敬,然後人民才會敬重學問、認真學習。所以君主不以 對待部屬的態度來對待臣子的情形有兩種:一種就是在祭祀時,臣子擔任祭者的 時候,另一種就是擔任君主老師的時候。大學的禮法,對天子授課時,老師不處 於面朝北的臣位,就是為了表示尊師重道。​

善於學習的人,老師雖(看起來)安閒無事,但教育效果卻加倍的好,學生還 把功勞歸諸於教導有方;對於不善學的人,老師(表面上)教得很辛苦,效果卻僅 得一半,學生反而歸罪於老師。善於發問的人,好比砍伐堅硬的木頭,先從容易 下手的軟處開始,慢慢的擴及較硬的節目,時間久了,木頭自然分解脫落;不善 發問的人,使用的方法剛好相反。善於回答問題的人,有如撞鐘,輕輕敲打則響 應得小聲,重力敲打,則響應的聲音就很響亮,一定要打鐘的人從容不迫,然後 鐘聲才會余音悠揚傳之久遠,不善答問的人剛好相反,這都是增進學問的方法。​

專門記誦書本問題,自己沒有心得、沒有獨到見解的人,並不夠資格作老師。 當老師要能聽懂學生問題。學生提出問題,老師因之能加以解答;學生心裡有疑 難,沒有能力表達時,老師才加以開導;老師開導了,學生仍然不明白,雖然暫 時放棄指導,但這是在等待將來時機成熟再行指導。良匠的兒子,想必也能學習 補綴皮衣(古代工藝相近);良弓的兒子,想必也能制作畚箕;剛學駕車的小馬, 都事先把小馬繫在車後,而車子就在馬的前面,讓馬跟著學習。君子觀察這三件 事,就可以立定求學的志向了。​

古時候的所謂(真)學者,能夠分析比較事物之異同,再彙整成一類。譬如: 鼓的聲音並不相當於五音之中的任何一音,但是五音演奏,沒有鼓的調和就顯得 不和諧。水的顏色並不相當於五色中任一,然五色的調和,沒有水為之就無法鮮 明。至於學者並不屬於政府任一種官職,然任一官職,不經過學習過程就無法勝 任職務。又如老師,他不是五倫中的任何一種親屬關系,但其中任何一種關係, 如果沒有老師適當的教誨,就無法真正了解其中的學問了。 真有領導能力的人,不侷限於某一種官職;真正偉大的道理,有不可只在於 某種事物上顯現;而真正的誠信,其實跟白紙黑字的山盟海誓沒有關係;至於真 正的永恆,是所謂四季節氣雖不同,但卻運轉不停。如果能了解這四種情形,就 可以立志學習偉大了。夏商周三代王者祭祀,都是先祭河而後祭海;河是水的源 頭根本,海是河流的歸處,先本而後末,這叫做「務本」。